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加载中...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第三章乱世将起落难美妇牛棚吟
第三章乱世将起落难美妇牛棚吟
时间:2018-12-26 17:15:01

第三章乱世将起落难美妇牛棚吟

第三章乱世将起落难美妇牛棚吟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流涌动,往来不息,一片繁华的景象,似乎无论外界

怎样,哪怕改朝换代,也不曾受到什么大的影响。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也不管那

些大人物们斗得怎样了,人们总是要生活的,不是么?


  街上的行人,客栈中的旅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增多,若是一城一池,

这也没有什么罕见的,可若是整个都城方圆几百里都是如此,这便是天下有变,

风云际会的前兆了。若是再到客栈、茶馆听一下这些日子的话引子,便会晓得些

许缘由了。原来这一切,皆是因为一个武林大会。


  若说这武林大会,在这百年之内也举行了好几次了,争夺《九阴真经》、推

举武林盟主、抗金等,都举行过武林大会,只是却从未有如此规模,这次的武林

大会是为了什么呢?


  讨伐魔教!


  魔教,一个很久远的词汇了,百年前,在少林、武当、峨眉等几大门派的讨

伐中损失殆尽,自此便销声匿迹了。就算魔教死灰复燃,需要如此大动干戈吗?


  当然,如果你是武林中人,便不会这么想了。


  一个月前,魔教中人突然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灭掉武当,宣告魔

教的复出。次日,临近的华山、衡山等五大派联手讨伐,却一日间全军覆没,两

日之内便被连根拔起。而后,连灭少林、峨眉等江湖大派,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鸡犬不留,一时间横扫天下,势不可挡,以九幽谷为总坛,半个江南都被其占据。


  如此迅速的扩张,整个武林正道都被打懵了,继而群起愤之,联合讨伐,就

连以邪道著称的日月神教都蠢蠢欲动。可是,就在即将讨伐的当口,魔教教主臧

顶天却第一次走出九幽谷,孤身一人进入日月神教,次日,便传出消息:任我行

已死,假死的东方不败也真死了,日月神教上上下下近千教众,无一幸存。


  臧顶天,一人便将日月神教灭门。日月神教,这个武林正道头痛了几十年,

教众近千的邪道第一大教,就这样彻底湮灭,被一个人灭门了,就连武功登峰造

极的任我行和东方不败都没有幸存,这是何等的功力?简直闻所未闻!一个人,

就算武功再好,又怎么可能杀死上千人?这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吗?


  日月神教被灭,这本来是武林正道所期望的,但现在却仿佛一颗巨大的石头

压在人们心头。直到第二次华山论剑后,这颗石头又瞬间变成了一座不可比拟的

大山。因为唯一幸存的郭靖传出消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联合起来,竟

不是臧顶天一招之敌,虽说今日的北丐和西毒换成了郭靖和欧阳锋的传人,但谁

不知郭靖的武功比之洪七早已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仇顶天还是人吗?他修炼的

是什么神功?


  东邪、西毒和南帝都死了,郭靖还是因为要替臧顶天传话,才留得一命,要

不然,失去父亲的黄蓉怕不是要心碎而死。


  看着那被臧顶天离去时,一掌震塌的华山,本来叫嚣着讨伐魔教的武林中人,

一时间沉默了,继而便有了这次武林大会。


  魔教,这个销声匿迹了上百年的教派,忙于各种争斗的武林中人,几乎要忘

记了它的存在,但是现在,却被它逼得几乎绝望。没人知道现在的魔教壮大到了

什么程度,这百年来,它是怎样发展的,更没人知道还有什么能对抗得了臧顶天。


  就连朝廷,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敏感时节,也显得极为慎重,直到现在也没有

派兵讨伐。


  其实,有眼光的人都知道,不是不讨伐,而是无力讨伐,不敢讨伐了。朝廷,

也已经不是过去的朝廷了,皇帝无能,贪官腐败,经济低迷,军权旁落,小心翼

翼地维持着名义上的统治,不敢稍有妄动,又哪里会去讨伐什么魔教?名义上是

朝廷,真实情况却连一方诸侯都不如。


  朝廷势微,各诸侯军阀割据一方虎视眈眈,马贼、山贼、盗团也纷纷聚成堆,

占山为王,武林正道各势力因为魔教的崛起而人人自危,本来就不稳定的局势,

因为魔教的出现而变得更加混乱,随时候有可能因为一件事情引发天下大乱,这

便是如今的天下大势了。


  乱世之象已成,诸侯混战是不可避免的,但在这之前的各种试探、联合还是

需要的,尤其是对魔教,各大势力几乎一无所知,于是便借武林大会,各路人马

集会碰头,顺便探探魔教的深浅。因为谁都知道,这次的武林大会,魔教是一定

会来的,说不定臧顶天也会到。


  八月初二,地点在当今南宋都城临安,由仅存的五大门派(丐帮、铁剑山庄、

唐门、万虫谷、药王谷)共同组织,还有一个月,时间不可谓不长。好在魔教似

乎也对这次武林大会有些兴趣,有默契地停止继续进攻。


  魔教暂时停止进攻的步伐,令武林中人都松了口气,这才有闲心去关注些感

兴趣的笑道消息。比如,听说逍遥寨的大当家前些日子在一个女人身上精尽人亡

了;比如,听说终南山下的仙子小龙女也要来参加武林大会,而且杨大侠没跟来

;比如,某位仁兄冒死盗得丐帮美娇娘黄蓉的粉红小内裤一条,三日后在宝月阁

拍卖;比如名满都城,且不久前被抄家丞相夫人殷素秋并未身故,而是带着十几

岁的丞相独孙出现在福建一带,并且正往临安赶来,而众所周知,那位临安第一

美妇,手无缚鸡之力。


  ……………………


  阳光越发毒辣了,但在小贩们的叫嚷声中,街上的行人却渐渐增多。人来人

往皆为利,似乎在这途中没有什么能让人驻足停留,然而总有例外,就像远处那

马上坐着的绝世猥琐男。


  之所以说绝世,是因为每一个看见他的人,在短暂的失神而导致的大脑空白

后,往往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辈子第一次见识……如果说衣衫不整可以原谅,长

得丑、矮小、猥琐可以原谅,口齿流馋甚至于胯下那个高高耸起的帐篷都可以原

谅,那他那双爪子时不时的撸屌动作,以及在低低的贱笑下淫根大胆的挺动,就

是无耻之尤的铁证了。哦,老天,他又在挺了,看他那动作,那表情,这又怎么

是无耻所能形容的?


  老头儿坐在马上嘿嘿傻笑着,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那顶轿子,想到里面那娇滴

滴的美人儿,昂扬的丑物不禁越发硬挺,他淫邪地撸了撸,换来周边行人的阵阵

感叹与唏嘘。


  还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好啊,想到他那两个同行,以及三人间的赌约,不禁对

这次临安之行越发期待了。


  他叫娄三,很不起眼的一个老头儿,但往街上一放,却很是起眼,光那举止,

就每每令人感叹。老人感叹吾辈不凋,中年感叹前辈未老,就连那些失恋伤感的

小青年,也对未来重新充满了希望,感叹人间尚有真爱在。


  可是,又有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呢?魔教三大淫贼:玉真子、刘正、娄三

腿,他便是其中的娄三腿。


  半个月前,三人从魔教下山,定下赌约后便化名离去,约定武林大会之时,

在临安相见。这三大淫贼自小浸于淫道,手段层出不穷,虽说功力不怎样,但饶

是武功高强的女侠,也少有逃脱,只是这两年来被教主下令不准外出,因而江湖

未有所闻。


  这次下山,教中也没安排给他们什么大事,看来知道他们有几斤几两,倒是

马长老特意嘱咐了几个人,要他们施展手段擒来,为深渊地狱添几朵花魁,三人

自是满口答应,这也是赌约的由来。


  娄三摇头晃脑地哼着小曲儿,料想着临安会面时的情景,却不知道刘正自是

精心策划后一举成功,搂着黄蓉的娇柔丰满的玉体,没日没夜地翻云覆雨、奸淫

蹂躏,呈足了淫威,但玉真子却是出了意外,不但呈淫未遂,半路又杀出个淫道

中的老前辈和他争抢,现在连人都丢了,可谓事事不顺。


  闲话不多说,却说娄三身后那轿子中的,正是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丞相

府抄家一案中仅存的两个幸存者——临安第一美妇殷素秋与丞相独孙李坚。


  看着繁华的街市,殷素秋芳心却是一阵气苦。堂堂当朝丞相,却一日间祸从

天降,抄家灭祖,只因自己不服从邢都督的逼迫,答应与他做那苟且之事,老爷

便被他安上了意图谋反的罪名。若不是那位女侠出手相救,自己怕是早就被邢都

督的手下捉去,软禁在他的府中,被他强行占有了。想到邢都督那狰狞的模样,

以及那荒淫无道的臭名,便是一阵后怕。


  本想从此隐姓埋名,不问世事,但老爷临终前的嘱咐却念念不忘。那是邢都

督贪赃枉法、意图谋反的罪证,就在闵太尉手中,那是一个密匣,就连闵太尉自

己都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奉老爷的密令秘密保管,而钥匙就在自己手中。


  可怜老爷还没找到适当的时机弹劾邢都督,便被他害死了。


  不能置身事外了,必须搬到邢都督,哪怕是为了坚儿,不能让他一辈子躲躲

藏藏的,抬不起投来。


  想到坚儿,殷素秋看了看身边坐着的男孩,男孩看到再看他,不禁露齿一笑,

笑得自己一阵心痛。十五岁的孩子,刚到和她一般高,却受了池鱼之灾,由天堂

瞬间掉入地狱,好在平时也只跟自己亲,要不然这么大的变故还不知道能不能挺

过来。


  这一路艰难险阻,实不足为外人道,两人相依为命,感情日深。可银两渐渐

花光,再这样下去,连明州闵太尉那里都到不了,更不用说是临安了。看了看前

方的娄三,殷素秋叹了口气,他是帮了她,但居然对自己做那种事……,虽说还

没真个……,但对得起死去的老爷吗?想到这里,殷素秋芳心又是羞愧又是不安,

不禁暗暗自责,也不知是对是错。


  夜幕缓缓落下,待满天星辰后,守着李坚睡下的殷素秋又缓缓走出客栈,不

知怎的,俏脸有些发烫。不多时,便循着纸条中的地址,走进了一个牛棚子里。


  推开门,一股牛粪味儿扑面而来,殷素秋哪里受过这种糟践,不禁暗暗皱眉。


  「小娘子,你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一个猥琐的老头坐在石槽上,两眼

放光地看着一身紧衣的殷素秋,不禁把手伸到松垮垮的裤裆里掏了掏。竟是娄三!


  殷素秋见他急色的猥琐模样,心里不禁一阵厌恶,但想到还得靠他才能去明

州见闵太尉,不得不与他虚与委蛇、强颜欢笑。


  娄三见她站在那里不做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嘿嘿一笑,走过去,伸手

在殷素秋紧俏的丰臀上捏了一把,捏得她娇呼一声连忙躲开。娄三淫笑一声,做

了个请的姿势,道:「夫人请,我们到那草堆上快活。」


  殷素秋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举步往那草堆走去。巴淫看着她玉腿修

长,蜂腰纤细,走动间丰臀微摆充满诱惑,尤其是胸前那对颤颤巍巍几欲坠落的

大奶子,更让人心跳加速,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尤物。这种货色,已经很久没

看到了,若是把她压在床上肆意淫辱,那滋味,光想想就直打哆嗦。


  娄三咽了口口水,伸手从后面抱住她,也不顾正在走动,粗长的大屌隔着裤

子使劲蹭着她的大腿。殷素秋挣扎了一下,非但没有挣脱,反而被他缠得更紧了。


  娄三双腿无耻地夹着殷素秋的一条美腿,双手穿过她的腋下,抓住那弹性十

足的豪乳,整个身体猴子般挂在殷素秋柔软香醇的娇躯上,死死地缠住她,胯下

的更是一耸一耸地做交合装,兴奋地顶戳着佳人肥美的玉臀。


  殷素秋哪里受过这种猥亵的淫弄,身躯不禁也是一阵燥热,胸前那双色手的

捏弄和臀后硬物的顶戳,令她喘息渐渐急促。只是身为人妻,本能的自律让她压

下心中的欲望,但她又哪里知道,欲望也是一种本能。


  娄三就算是个小老头,也有百十斤重,他毫无顾忌地缠紧殷素秋,哼哧哼哧

地戳弄,兴奋地亵渎着心中的绝世尤物,可就苦了殷素秋。负载着着两个人的重

量,还要承受娄老头的淫弄,想到待会儿走到那草堆,还要服从于他,用这个男

人喜欢的方法承受他的淫威,满足他对自己身体的渴望,将那肮脏羞人的淫精秽

液刺激而出,美人刚压下的欲火瞬间更加强烈地引燃,勉强走到了草堆旁,紧绷

的玉腿都有些打颤。


  李坚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那是因为发现四娘每天夜晚都偷偷出去,而且回

来后也从未跟自己提过。四娘一直是自己心中的女神,平时若是有人敢说一句她

的坏话,自己就会跟他拼命。可是自己对她的爱意四娘知道吗?多少次在失眠的

夜晚,想象着她在自己胯下扭动着雪白的身躯娇羞呻吟、婉转承欢,多少次偷看

她沐浴更衣,多少次想要占有她,一尝这禁忌之果的滋味,自己那肉屌每天晚上

喷发的都是对她浓浓的欲望啊。正因为如此爱着她,所以对她的一切都倍加关注,

今夜终于忍不住装睡,待她走后偷偷跟踪,正是要一探究竟。


  眼看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窈窕身影消失在一间草房中,李坚等了一会儿便再

次跟上,看了看简陋的外墙,不禁心生疑惑。他不敢马上开门,于是便把耳朵贴

在门外,探一下里面的动静,隐约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李坚心下好奇,小心

翼翼地扒开一条门缝,眯眼望去,在看清那一幕的瞬间,他惊呆了!


  一个女人,很美很美的女人,倾国倾城。美得让人窒息的还有她的身体,白

皙细腻的肌肤在月光下散发着女人的娇柔与魅惑,而趴在杂草地上的屈辱姿势更

是让这具身体充满了雄性本能的缠绵交配与淫虐欲望。藕臂半曲,小手紧张地抓

着地上的青草,硕大的乳房上一双黑瘦邪淫的手深深抓进乳肉里用力地挤压捏弄,

散乱的秀发里传出低低的压抑的娇吟。女人的身后,是同样一个赤身裸体的老头

子,他无耻地趴在女人娇柔粉滑的玉背上,把自己的身体与女人最大程度地黏在

一起,在女人的肉体上挤压蠕动,表达着对她肉体的贪婪与迷恋。


  女人柔软玉滑的娇躯在男人的淫弄下颤抖蠕动,股沟里紧夹的大肉屌穿过敏

感濡湿的嫩丘紧紧地贴在她紧绷的小腹上,那火热的温度,粘滑的蠕动摩挲,深

深地刺激着她的欲望,不禁本能地夹紧男人的大屌,令他获得更大快感的同时加

大对自己身体的缠绕力度。


  「哦……夫人啊,你的身体真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唔……奶子好重…

…好有弹性……」。身上男人粗重兴奋的喘息,令女人又羞愧又刺激,看着胸前

垂下的丰硕巨乳在男人的强力挤压下变幻出各种惊心动魄的形状,再听到男人的

赞赏和对自己乳房毫不掩饰的贪婪与爱慕,不禁心下凄然。


  丈夫热衷权势,整天勾心斗角,又因为上了年纪,少有行房,成婚以来,与

她欢爱的次数屈指可数。自己在府中独守空房,就算做了皇后又有什么用?女人

需要的,其实只是一个怜爱自己的男人。想到这里,感受到背上男人对自己的兴

奋与渴望,心里也不再那么排斥了,反而想要给予男人更多的温柔。


  女人叹了口气,心道:就当是他对自己爱意的回报吧!她一手撑地,一只手

伸到自己玉滑的小腹,握住那令她心颤的男人的粗大阳具,轻轻地套弄。男人一

阵兴奋,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为自己服务,看来还是灵药有效。想到身下佳人在药

物的催发下,终于开始接受自己,不禁抓紧了她的乳房,下身抵紧了女人的丰臀

用力一顶,顶得她娇吟一声,回头妩媚地瞟了自己一眼,瞟得自己飘飘欲仙。


  男人兴奋了,于是要顶他的女人了。


  令女人紧张不安又期待已久的抽动终于开始了,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

声、淫荡的撞击声,夹杂着被男人各种淫亵手段作践的女人发出的娇呼声,整个

臭烘烘的牛棚里股肉翻涌、春光无限……。


  当最后一声男人的吼叫和女人的哀鸣响起,淫精秽液,浪花四溅,两具紧紧

缠绕早已不分彼此的赤裸肉体翻滚瘫软,交颈而眠……而就在这两具肉体臀股起

伏,缠绕着攀上快感巅峰的那一刻,门口的李坚也是身躯一震,一股白色的精液,

带着他的愤怒、他的不甘和他的兴奋,如离弦的箭般喷射而出。


  ……………………


  乱世出佳人,佳人命多舛,爱欲纠缠后,不如任纠缠。


  (说实话,《笑傲江湖》和《神雕侠侣》中的人物和门派太多了,而《神雕

侠侣》又牵扯到《射雕英雄传》,众多的老辈高手复杂之极,而且在《神屌伏娇

》中又用不上,索性接着魔教复出都除掉,折合成一个神秘的魔教。再者《笑傲

江湖》和《神雕侠侣》根本就不挂钩,不好形成交集,便用魔教来连接融合,同

时又用一个天下无敌的魔教教主,以及后文中出现的两个人物和各种线索,来引

出《神屌伏娇》中最重要的设计之一,这里就不多透露了。其实若不是原著《笑

傲神雕》中规定死了,倒真想把令狐冲、杨过以及左剑清、尤八等调整一下。


  可惜尹志平和赵志敬在《神雕侠侣》中就死了,尹志平是在小龙女跟前死的,

死得不能再死了,没办法复活,只好复活赵志敬了,好在赵志敬勾结蒙古,虽死

在玉峰下,但用个替身之类的解说一下,也能牵强附会,而且他在后文中已经出

来了。


  虽说《神屌伏娇》是《笑傲神雕》的后续,但后续的内容并不是完全借鉴,

而是多方面的改编添加。


  关于写作风格,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固定的,很难改变什么,好在《神屌伏娇

》和《笑傲神雕》风格近乎一样,这种风格也是我的最爱,完全有能力驾驭的拿

手好戏,当然,这又是亲们的福音了。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题外话,就多说几句吧:《神屌伏娇》并不是我的仓促

之作,大约是在10年的时候吧,也忘了具体时间,第一次看过上官大大的《笑傲

神雕》,一时间惊为神作,只可惜有始无终。11年又看了几遍,一时间辗转反侧,

举头思量,便有了续写的想法,于是在起点发表的那本小说以及一些杂志的稿子,

从此便断更了。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大约11年八九月份,开始动笔续写,写了

几章便因为别的事情耽搁下了,直到年末才又动笔。那时候,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甚至连书名、草稿什么的都没有。


  转眼12年了,断断续续写了几十章,有些地方也不大连贯,没什么逻辑性,

不堪推敲,好几章更是设计好情节就继续去写下面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了。前些时

间,又在网络上查找《笑傲神雕》,抱着侥幸心理期待上官大大重出江湖,结果

意外发现了笑傲神雕贴吧,虽然经常上网,但以前还真没去注意百度贴吧。在里

面看了皇大的帖子,一时间激动万分,敬佩不已,就像找到了知音,便决定将《

神屌伏娇》发出,以资喜欢《笑傲神雕》的各位读者。


  而《神屌伏娇》虽是临时决定发出,但却准备良久,毫不仓促,就像「神屌

伏娇」,看着没什么内涵,却是从十几个名字中选出来的,一语多关,连我的笔

名「红绳紫带」,也是意义众多,亲们有兴趣也可以发帖发表下自己的理解。


下一篇:第二次偷情